宗教思想

孔子的天、地、道为啥与《老子》不同

  百度一下  2019-7-2    阅读: [ 7520 ]

目录:孔子   孔子的天   与老子   不同   
通过上一期的讨论,我们可以得出的一个基本共识是:孔子的鬼是针对人之死这种特定情形给出的一种称号。这就说明了,我们对人之死的称号,完全可以不用鬼而用X来替代。换言之,你随便称号它啥都能。
这样一来就会引申出进一步的问题:这个X的本质是啥。即鬼的本质是啥。
由于鬼与人直接相关,因此,我们还是要先瞧瞧人是咋来 。



尽管上一期的讨论没有使我们得到孔子关于鬼神问题的最满意答案,但通过这种考察,我们终于发现,孔子的鬼与神,都与阴阳和天地紧密联系。因此,搞清孔子思想中的阴阳观和天地观,最终自然可以搞清孔子的鬼神与鬼神观。
因此,啥是阴阳,啥是天地,阴阳与天地之间是啥关系,就是我们接着要理清楚的问题。
一 ,天地的基本概念与本质
要了解和研究我国的古代哲学与宗教,我们务必对一些我们认为的已经完全明白无误的基本概念进行一下重新鉴别和辨析,不然,你就会被诸如天地 ,日月 ,阴阳 ,太极 ,无极 ,天道和天命等概念及其相互关系( 如说天为阳,地为阴,随后又说日为阳,月为阴等 )弄得晕头转向而难得其旨。



1 ,物理的天与宗教 ,哲学的天
天地的基本概念,在普通人的认知水平下,似乎是很简单 。所谓地就是地球及其表面的大陆 ,山川和海洋河流...。以此为基准,地表以上的虚空,一般就被人们解读为天了。人们通常所说的天空大概就是指称与地相对称的天。这种物理学意义上的天是可以推及更远的星系的,不论是肉眼所见的天( 宇宙 ),还是借助天文望远镜所看到的更远的天( 宇宙 )。
可是,从小到大,我们还听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天,这种天几乎渗透到了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和点点滴滴:天造地设 ,理所当然 ,天理昭彰 ,天道无亲 ,天道酬勤 ,天从人愿 ,天不绝人 ,天网恢恢 ,天怒人怨 ,不得善终 ,天理难容……,等等...。


显然,这个天已经是兼具哲学和宗教意义的天而不是物理学的天了。这个天在我国人的心目中,已经变成了一种具有无上威力的稀奇力量,同时这种神秘力量是随处可见 。它既能够决定谁来当皇帝( 天子 ),也能决定一个普通人的吉凶祸福( 天命 ),还可以对人间的善恶奖惩进行总的裁判( 天网 )。
还有一种情形是,中国古人所说的天,根据不一样的 语境 ,内容和重要性,可以有不同样的领会,但,不论哪种理解,天都不是大多数当代人所明白的那样一种虚空,而是针对特定谈论内容而言的星体,它有时候可以单指月亮,有时候可以合指日月,有时候可以包含五星和日月( 合称七政 ),有时候则可以泛指中国古代数术中牵涉的一切星体( 更准确地讲,是包含金木水火土五星及作为四象的二十八宿等一切星体 )。


这个体系复杂 ,神秘莫测和令人畏惧的天,是被告知能够决定和左右人类社会及社会成员个人的吉凶祸福的,因此,秦始皇焚书时,与天相关的数术类书籍,他连一本也没敢烧。
从我们如此的普通大众的认知水平来讲,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理解又倍感疑惑的天。因此,我们还是先听一听大儒和圣者们的说法吧。
2 ,天地与人鬼的关系
孔子在其所作的《周易▪序卦》传中说: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



《礼记▪祭法》说:
大凡生于天地之间者,皆曰命。其万物死皆曰折,人死曰鬼。此五代之所不变也。
这两段话明确无误地告知我们如下四个结论:
第壹,先有了天地之后才发生了万物,在万物之后才发生了男女( 人 )。即人源自天,因而,天对人具有决定性作用。
第贰,人是万物之一,只是因为人自认为自身具有特殊性,才对有关人的人事与万物做了区别与分别。《祭法》中说得很明白,万物死皆曰折,只有特殊的人死了才称之为鬼,同时,唐虞夏殷周五代历来就没有改变过。


我们认为,孔子应该了解这个事实。
第叁,人与万物都得死,不论是叫鬼还是叫折。
第四,给出了命的基本概念。即天地之间存在的一切东西,甭管是万物还是人,都称为命。如此,则物有物命,人有人命。这个定义很关键,对于我们理解孔子的天命鬼神观及其哲学思想不可或缺。
3 ,孔子之天与老子之天的本质区别
老子并未从正面直接论述过天的基本概念与问题,只是在谈及天地人与道的关系时,说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样的话。关于道与天地的关系,老子认为他的道是先于天地而生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并进而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可是,我们都明白,被归类为儒家的汉代大儒董仲舒却认为道之大源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 《汉书•董仲舒传》 )。在董氏看来,天大于道。因此,他才会得出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定论。显然,这位大儒把老子的天与道的关系正好给颠反过来了。
在孔子这里,问题变得复杂化了。所谓复杂化是指,一方面,他禁止弟子们讨论天( 《论语▪阳货》:天何言哉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另一方面,他自己却对天布满着敬畏的言行,仅在《论语》中,就有13处孔子涉天的言行:
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 ?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八佾》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八佾》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雍也》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述而》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泰伯》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 ?天之将丧斯文也,后逝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子罕》
吾谁欺 ?欺天乎 ?《子罕》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先进》
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


知我者其天乎。《宪问》
子曰:天何言哉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阳货》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
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为政》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季氏》
这些在不同场景和情势下的言行,从不同侧面间接表明了孔子不敢欺天 ,不敢获罪于天和顺天而行的虔诚态度和忠贞信仰。



最能直接表明孔子天信仰虔诚水平的主要内容,是尽管没有直接出现天字,却直接描写天变的《乡党》篇所载迅雷风烈,必变句,含义是,孔子遇到迅雷风烈这样的天怒情形,一定改变容颜以敬之。根据皇侃的解释,孔子虽夜,必兴,衣服冠而坐是也。《论语集解义疏》卷五
非常异样的是,尽管历代儒者对孔子信不信鬼神分歧严重,但对这六个字的理解,却表现得出奇地一致。从郑玄之注开始,到皇侃 ,孔颖达,特别 是大儒朱子,直至刘宝楠,都一致认为,孔子对天具有无比的敬畏与信仰。


对孔子而言,天已经是至尊无二的宇宙最高主宰,是唯一的敬仰与信仰对象。换言之,在孔子眼里,这种自然之天已经变成了宗教之天。
我们对历代具有影响力的大儒们能取得孔子虔诚信仰天的一致认识,表示真诚的敬意。
当然,反过来讲,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这些大儒们假如不承认天的尊无二上性,不承认孔子对天的敬畏信仰,后儒们的理学和心学也就失去了逻辑支点。
从以上的对照中可以看出,老子关于天与道的关系,是从宇宙生成论的视角而言的,强调的是道对万事万物的内生逻辑驱动机制,因此,道大于天,天应该法道。


就普通人的领会水平和条理而言,老子的道是一种宇宙本原和客观规律,而规律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是永恒不变的,因此,道一定大于天。
可是,我们务必重视区分的是,老子这里的道,是一种哲学意义上的抽象的宇宙本体论,而这里的天地( 包含人 )则是对应于这个宇宙本体而言的现象,是一种认识论意义上的实体概念,是我们通常语境下的物理学和语言学意义上的天 ,地 ,人。老子这种对照性( 形上形下 )的排序,只是为了强调本体论上的道与认识论上的物之间的不同,重点在于强调人 ,地 ,天对于道而言的本质性区别,因为人可以效法地 ,地可以效法天,天可以效法道,但,道本身却是独立自存 ,自在的,即自然( 道法自然 )。



注意:这里的自然二字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自然界意义上的自然,而是道自己的样子。在我国古人那里,关于自然界意义上的自然,是用天下 ,万物或天下万物来称号 。这是包含部分学者在内的很多人容易误释的两个字。
可是,到了孔子这里,他却把老子的道改换成了天。而且,这个天还不准谈 ,不准问。
孔子这种概念变换或称逻辑转换,加之建立在述而不作准则上的禁谈禁问,实质上是进行了一次哲学视域的变更,从而为自己成为数一数二的哲学家,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


此是后话。
二 ,孔子之道与老子之道的联系与区别
需要首先说明的是,要想完全理清孔子的天命鬼神思想,我们还务必与道( 佛 )家的思想体系相对照,因为离开了这个背景坐标系,有些概念与观念可能还会处在模糊或混淆的状态,得出的定论也有可能引发议论。同时,我们还需要与当代科技相对照,以使熟悉现代科学的人易于理解。
1 ,老子之道
熟悉《老子》的人都明白老子的道,这个道就像老子自己所说的那样: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一者,其上不微( 攸/漻 ),其下不忽( 惚/昧 ),绳绳( 寻寻 )兮( 呵 )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 ,无物之象,是谓惚恍( 芴芒 )。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道德经》第14章 )
显然,这是一个处于天地未分之际的无的状态( 第40章:无,名天地之始 )的炁,是形而上状态的道,是一种无法用适当的基本概念来命名的东西( 《道德经》第1章: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为了描述它,就称之为道( 第25章: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 )。
这是老子从形而上学的视角对道进行的本体论意义上的描述。接着,老子又从宇宙发生学的视角,阐述了道生万物的步骤与机理( 即耳熟能详的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三生万物 )和万物的结构与形态( 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 )。
老子的三生万物句,可谓是注家如云。可是,在我们看来,这些注疏基本上属于不得要领之论。


下面,我们就结合最新的科学发现,来看一看老子的这25个字的抽象之论,是怎样找到它的客观实在性依托 。
粒子物理学的积累,发现了一种参与强相互作用的基本粒子——夸克。夸克彼此结合而形成一种复合粒子——强子。通过对强子的观测发现,夸克有六种,分别是上 ,下 ,奇 ,粲 ,底和顶夸克。由于粒子衰变( 从高品质态变成低质量态 ),奇 ,粲 ,底 ,顶四种夸克会迅速衰变成上夸克与下夸克。
最为奇妙的是,所有的重子( 好比质子和中子 )都由三个夸克组成( 反重子则由三个反夸克组成 )。


其中,质子由两个上夸克和一个下夸克组成,中子则由两个下夸克和一个上夸克组成。这是我们理解老子之道及三生万物的现代科学基础。
简言之,要想真正理解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的含义所指,我们务必首先把这句话等价还原成道生一 ,道生二 ,道生三 ,道生万物,这样一来,其中的理论结构就了然于目了。说白了,道务必始终是一二三和万中不可改变和不能缺少的理论构成要素。或说,道务必始终存在于一 ,二 ,三 ,万之中,道在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都会引发理解上的混乱或逻辑上的牵强附会。



就实体意义而言,道就是现代物理学所说的夸克:就其功能意义而言,道就是现代科学所说的物质 ,能量和信息三者的统一体,只有这种理解,道才能在逻辑上转换为逐级递进分解而成的一 ,二 ,三和万。舍此,别无它途。
其实,所谓道生一,从现代物理学和哲学的视角来看,就是宇宙万物起始于( 或形成于 )夸克,夸克就是起点。所谓道生二,就是夸克生成了质子和中子。所谓道生三,就是夸克生成了质子 ,中子 ,原子核。



所谓道生万物,则稍显复杂一点。抛开氕氘氚这种同位素概念不谈,笼统来讲,一个质子( 与一个中子结合 )形成的这个原子核,实际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氢( 氕 )原子核。正因这个原子核的形成,才使万物得以发生和变化。
那么,这个原子核是咋生成万物的呢 ?
具有最基本的化学和物理学基础的人都明白,两个氢原子核的再度结合,就形成了第贰个化学元素氦的原子核。三个氢原子核的融合,就形成了锂原子核。


依次增加一个氢原子核,则最终形成了今日的化学元素周期表的全部118种元素,即万物。
这种生成法则,是自然界举世无双的法则,在古人的语境里,它被描述为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易•乾》 )。举凡我们所发现的万物,即从氢开始的全部118种元素( 万物 ),都是依据这种法则形成 。换言之,人类截直到今天日的科学研究结论表明,还没有发现宇宙有另外的形陈规则与法则。
这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三生万物,它的本原形式与逻辑,仍然是道生万物。即夸克生了万物。



这种万物形陈规则,在周易中,是用乾卦来统摄的( 乾为周易的第壹卦,或称为卦首或首卦,以突出其特殊地位 )。根据雷元星先生的解析( 《周易归真》第35 ,89页 ),《周易》乾卦本质就是现代科学所说的氢,因此,《彖辞•乾》满怀深情地赞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
就此结束,我们已经用一以贯之的理论,结合现代科学的研究成果,顺理成章地揭示了道生一 ,一( 道 )生二 ,二( 道 )生三 ,三( 道 )生万物的真相。
由于万( 118种元素 )物都由带正电的原子核与带负电的核外电子组成,因此,老子说了一句万物负阴而抱阳。


再由于它们都以化合物的形态存在,老子又说了一句中气以为和( 和即为多种不一样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并达致矛盾各方的相对均衡统一的状态 )。( 有关三生万物的详细内容,我们将在下一期给出详细的说明 )。

2 ,孔子之道
孔子之道非常简单,即《周易•系辞上》第五章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一章中有两句至简至高的核心命题( 请注意我们在上期指出的之谓与谓之的不同之处 ),另一句是阴阳不测之谓神。


其全文为:

相信大伙都明白,孔子曾数次( 或曰三次,或曰四次 )问道于老子,但,我们看到,孔子并未囿于老子的道论,而是自创了与老道完全不一样的孔道。在孔子那里,道变成了一阴一阳,自然之天变成了天命( 或天道,简称天 )。


孔子并未把老子的自然之天当做自然之天,反而把它上升到宇宙主宰的高度来认识。
这样一来,与老子的道处于哲学上纯粹的形上的不可见状态不同,孔子的天却是兼具形上形下意义的一种哲学语境下的本体,说它玄虚吧,你却可以看到它的功与迹(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但,尽管看到了它的功与迹,却仍然让人难窥其真容而无从捉摸( 阴阳二炁 )。
3 ,老道与孔道的本质区别
道是老子语境中的核心概念,也是数千年来我国文化中的核心概念。


可是,因为孔子在《易传》中说了一句一阴一阳之谓道( 可称为孔道 ),许多人,包含许多名义上的所谓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研究者,往往也同普通大众一样,把一阴一阳之谓道当做了道的定义。这就从本质混淆了道的内涵和外延。孔子对道重新进行的这种描述( 注意,是描述而不是定义 )表明,老道( 老子之道 )与孔道( 孔子之道 )是判然不一样的两个概念。老道不仅包含无极太极在内,同时包含其构成要素( 质子和中子分别由三种夸克组成 )与运动过程( 道生一二三 )。


孔道只是截取了其中的一个过程,即二( 一阴一阳 )的阶段,是从形上形下相统一的事物内部关系的视角着眼的,目的在于对这种关系的展开和说明,以明确两仪 ,四象 ,八卦和六十四卦的来源与理论根据问题。
笔者曾认为,不管孔子去拜老子为师的事是真是假,孔子后来另起炉灶( 建立儒学或仁学 )本身就说明了他对老子的学术观点是持保存态度 。而且,我们发现,在孔子今后的言论( 如《论语》和《易传》 )中,他也木有再提起老子所说的道。


由于《周易》是讲阴阳的,因此,孔子才把道就是一阴一阳简单地做了一下交代和说明。
这种看法从整体上讲好像不错,但,假如细究起来,其中还有需要说明的地方。即孔子为啥要在阴阳二字之前加上个一呢 ?直接说阴阳之谓道不可以么 ?
肯定不可以。因为加一和不加一肯定是不同 。就我们今日的语法规则而言,通常是需要在数字后面加上量词 。可是,古人却没有这个习惯和规则,因此一阴一阳之谓道在今天则应该表达为:甭管是阴( 的那种 )状态( 带负电的核外电子 ),还是阳( 的那种 )状态( 带正电的原子核 ),它们都有自己独特的形成机制,因此,它们都能称之为道。



这就说明了,假如说老子的道是一个本体的道的话,那么,孔子的道则是一分为二的阴道和阳道两个道。正因为如此,孔子在说了一阴一阳之谓道之后,又说了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两句话,意在告诫人们,不论是让阴道得以继续还是让阳道得以继续,都是天道自身的善始善终行为,而能够让阴道和阳道各自得以成就的,同是天道自身的本性使然。
换言之,孔子的道是宽泛的道,是老子的总道的展开。


在孔子那里,天有天之道,地有地之道,山有山之道,水有水之道,兽有兽之道,人有人之道,概言之,天下万事万物各有其道。因此,孔子在谈及易道时才说易可以冒天下之道。

在孔子那里,易道( 变化之道 )是高于老子那个本体之道的,或说,不论老子所说的道,还是其它什么人所说的道,通通都在易道( 易之道 )的统辖之内,这些道都包含在易道之中。说白了,在孔子眼中,道是百花齐放的,包含老子所说的道在内,它们都没有易道这样尊无二上,而这种易道就是孔子自己重新定义的一阴一阳所组成的道。



显然,由一阴一阳组成的道已经进入阴阳合和后的万物的条理了,已经是可见的了( 易实际就是64卦的排列,这已经是万物了 ),它已经从老子的无进入了有的条理。孔子认为,易道是开物成务的道,是为人类生活服务的道。弦外之音,它已经不再是老子所说的玄之又玄的道了。
如斯而已者也这句话,凸显出孔子的潇洒自信和对他家之说的轻视。
如果我们不深刻理解孔子之道与老子之道的这种本质区别,我们就不能正确理解孔子《论语》中的一些思想言论,例如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真正含义问题。



这七个字历来被句逗成道不同,不相为谋。有的解释成善恶观念不一样则不共谋,有的认为邪正不同则不共谋,也有的解释为道路或志向不同则不共谋,还有的解释成观点不一样则不共谋。总之,就是因为存在不同而不在一起谋。
简言之,这些解释与孔子的圣人胸怀和思想理论高度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 。其实,这是一个哲学上的形而上学问题在认识主体思行观念准则上的反映,与主观价值观念下的群体关系问题压根就是两码事。其中牵扯到合同异的哲学思辨问题。



一个最容易的事实是,孔子是提倡和而不同的:一个最容易的理论是,道若同还需要谋么 ?
限于篇幅与主旨,我们只能给出它的正确句读应为道不同 ,不相,为谋,其完整的现代句式应为道( 之 )不同’( 与 )不相’谓谋’。其中的核心之处,是正确理解相的含义。假如像上举的各种理解那样,相字就可以不用了,直接说道不同,不为谋不就OK了吗,何必多此一举而额外加个相呢 ?
言归正传,孔子这种描述的哲学意义在于,它强调的是处于形上形下相统一状态的道的本体论含义,这是一种既要形成万物但却还没有形成,同时又是,尽管没有形成但却马上就要形成的状态。


根据这个思路,我们才能体会老子为啥说三生万物而不是说二生万物或四生万物。因为从道的数字化和符号化来讲,由卦爻数所组成的卦只有一爻的卦有三种,即阳爻 ,阴爻和二者的中和态阴阳爻——阴阳相合的第叁爻,因此,老子的道只有运动到阴阳合和这样的第叁种状态时,我们才能看到它所生出的万物( 包含星系 ,地球及地球上的一切 ),即这种阴阳合和状态的三生出了万物。
一阴一阳之谓道这种描述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对道的形而上( 道,本体 )和形而下( 器,万物 )找到了一个结合点,使道与器之间有了逻辑上的联系。


说白了,万物之前的道( 无形 )与万物之后的器( 有形 )其实不是相互孤立的,从而为无与有之间的贯通搭起了哲学桥梁。同样伟大的是,孔子没有对道( 宇宙本体 )下定义,即言说道,则直接回避了一定会来自哲学学科的语言学指责,因此,维特根斯坦的不可说的哲学批判,就不会落到孔子头上。反观老子,由于提出了道并对道进行了言说,根据西方哲学的学科标准及现代哲学的哲学评判角度来审视,就沦为了一个普通的哲学流派了。



4 ,孔道与老道的联系
首先,是构成道的材质相同,二者都是我国历史传统文化诸子百家共同承认的炁( 气 )。其基本的数理逻辑是,函三为一的太极元炁可以分为阴阳二气。
其次,它们都与易相通,讲述的都是天地万物的变化之道。尽管有人反对,但,老子的《道德经》来源于讲述地道的《归藏易》,应该看作是有识之论。其实,按田合禄先生推演,《连山易》 ,《归藏易》和《周易》是可以相互推倒出来的( 《周易真原》第184~204页 )。


这就说明了,其描述天地万物变化的机制应该是相通 。
最后,是基于相同的天道数理,即二。这是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问题,需要把老子的道生二与孔子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易传•系辞上》第11章 )做以正确理解。
前面已经指出,一( 道 )生二,实际就是夸克生了质子和中子,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而从数理上讲,二就是二而不是一或三。
《易传•系辞上》中的易太极所生的两仪,可以近似地理解成孔子的一阴一阳,这是恰好在有形与无形之间的过渡状态,往前是道的不可见或不成形的状态,往后则是生了万物的有的状态。


在这个节点上,孔子与老子各奔它乡了,老子奔三走了,去生他的万物去了,孔子则去生他的四象去了。因为到了老子的三( 原子核,即质量 ,能量 ,信息 ),万物就已经成形了,成了可以形成万物的118个原子核,它们与各自的核外电子相统一,成了负阴而抱阳的万物。由于自禀的属性,万物都是以化合物和混合物的和的状态存在,这是仅凭人的感觉器官无法分辨的状态,务必借助科学实验的仪器设备和化学反应才能间接丈量出来的,因此,孔子没有在这一点上纠缠( 不纠缠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老子已经说完了,再说就是吠影吠声了 )。


因此,孔子跨越了三而直接进入了四,即2的平方,它同样也是万物之间的一种分别,不过是与老子描述的主要内容不同,这里的四偏重于一物与另一物之间的不同( 如水和山的不同 )而不是功能要素( 质 ,能 ,信 )的不同。说白了,老子偏重的是生命( 信仰 )问题,孔子偏重的是生活( 事物 )问题。
三 ,孔子的天命鬼神体系
我们在上面已经初步谈及了孔子的鬼神观,并初步涉及了孔子思想中的天与道问题。下面,我们将全面地考察一下孔子的天命观,并看一看他的天命与鬼神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啥。



1 ,孔子的天
《论语》中最能反映孔子基础性天命观点的一句话是: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这是《论语•八佾》篇的记载,其全文为: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啥是也 ?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这段对话的背景是:孔子到卫国谋求发展,卫灵公虽然对孔子很好,却只发俸禄不准官职。身世于宋国公主的卫灵公夫人南子,是一个虽有才气但却品行不端( 刘向《列女传•卷七•孽嬖传》 )的女政治家,因受宠爱而操纵朝政。


她想借孔子的名誉来为自己壮大声势,便欲召见孔子。
王孙贾是卫国的权臣,他以奥( 室内西南方置神主处,喻尊者南子 ) ,灶( 灶神。喻当令现管权臣王孙贾自己 )为喻问孔子的这两句话,实际上就是在暗示孔子你去巴结南子还不如巴结我。
孔子的回答很干脆:不然。然后无可置疑地告诉王孙贾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这段话可大致译为:
王孙贾问孔子:与其巴结奥,不如巴结灶,说的是啥意思 ?孔子说:不是这样。如果冒犯了天,祷请啥都没用了。
历代儒者们各有所取,分别从违礼违天 ,违理违天 ,媚权臣媚君主 ,甚至心存邪念等角度进行了引经据典式的解说和正义,总之一句话,儒者们都认为,天是孔子心目中的最高主宰,这个天神圣高尚而不可侵犯,为孔子所深深敬畏信仰( 至于宋儒把天转换成理和明儒把天转换成心是否恰当,我们将在今后的哲学视域内进行哲学意义分析 )。



从孔子后来答应南子召见,子路不开心而孔子指天立誓的记述看(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雍也》 ),孔子认为,他心目中的天具有评判善恶的能力,其实不是哪个想坑骗就能坑骗得了的( 吾谁欺 ?欺天乎 ?《子罕》 )
其实,孔子视天为最高主宰,既能够从《泰伯》篇他对尧的赞美中看得出来(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 ),也能从颜渊之死孔子的悲恸中看得出来( 颜渊死。


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先进》 ),还可以从他藐视桓魋(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述而》 )和匡人(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 ?天之将丧斯文也,后逝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子罕》 )的镇定自在中看得出来。另外,还可以从他的自我评价中看得出来( 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宪问》 )。
2 ,孔子的天命
在我们对孔子的天有了真实的了解后,接着的问题就是,把天与命合称为天命又是啥含义呢 ?
显然,我们还需要知道孔子对命的意见。



简言之,从上引孔子对颜渊之死( 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寿死矣。《雍也》 )和伯牛有疾(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 )时所使用的命字的含义来看,这个命是一种天定的宿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是孔子对个人自然寿命由天所决定的这种不可抗原因的理解。
而关于公伯寮之议( 子曰:道之将行也与 ?命也。


道之将废也与 ?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宪问》 )中的命,却是社会的命运,即所谓的天下大势,孔子也认为这是由天来决定的,是包含公伯寮在内的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因为它是由天所决定的命。
看来,孔子应该毫无疑义地赞同《礼记▪祭法》的说法( 大凡生于天地之间者,皆曰命 ),这也与庄子在《大宗师》中的说法一致( 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 )。看来,儒道两家在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


最为关键的是,在《论语》的最后一篇《尧曰》的最后一段( 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孔子所强调的三个问题之一,就是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从以上孔子所使用的命字及其含义来看,这些命都是源自于天或天道那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运行机制的产物,它在本质就是通常宗教语境下所说的上帝( 包含人格神上帝与理性上帝 )或神( 包含自然神与人格神 ),也包含哲学意义上的绝对理念和绝对精神等。
因此,命有时候就与天合称为天命,但其含义却是一致的,如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论语•为政》 )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论语•季氏》 )等,究竟是单称命或天,还是合称为天命,完全决定于内容和语义要求。
3 ,孔子的鬼神
关于孔子的鬼 ,神 ,鬼神含义问题,儒者们一样存在不一样的领会,这在我们上一期( 孔子的天命鬼神到底指的是啥 )的主要内容中已经给予了罗列和简述,读者可以通过儒者们的言论加以体会。因此,在这里,我们不再具体赘述某个先儒的言论,只将其笼统地归纳如下。



其中的一种观点认为,孔子的鬼就是鬼,就是所说的人死曰鬼:神就是神,就是孔子所说的阴阳不测。并且举证说,《礼记▪郊特牲》中说的所以别事天神与人鬼也句,就是要区别开天神与人鬼的关系,在这句话中,本身就是把天与神相联系而合称为天神 ,把人与鬼相联系而合称为人鬼 。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孔子的鬼 ,神是相互联系的,鬼与神既能够单称鬼或神,也能合称为鬼神。例如,季路问事鬼神时,孔子回答时只说了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而没有提及神,但其实是对鬼和神的问题都作了回答。


还有《八佾》篇说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其实不单单是指祭神,同时包含祭鬼在内,是对祭祀鬼神整件事而言的,...。
我们认为,后一种观点可能更贴近孔子的真义和原意,但回答得不够全面。其实,在孔子那里,究竟是单独使用鬼,还是单独使用神,或把鬼神放在一起合称,实际上就是根据具体语境和对象而定 。所谓语境,是指像《论语》这种由弟子记载的日常解惑答疑式的言论,同时是随问随答的形式,并未像后来的儒者们所考虑的那么严肃和严格。


所谓对象,是指像《易传》七种十篇这种专题性的理论性文章,则在内容的遣词造句和篇章结构安排上非常严谨和严密。孔子虽然自谦说述而不作,但,《易传》十篇却可以看作是孔子一生唯一的理论著述( 尽管从本质说仍然是对64卦的解说 ),因此,我们假如想句斟字嚼的话,凡是出现或容易发生歧义和岐解的地方,都应该以《易传》的说法为主。
有鉴如此,我们将《易传》中非常明确的 ,的确是我们这里所讨论的鬼神问题的带有鬼神二字的理论论述引汇如下:
①谦,亨。


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彖辞上•谦卦》
②《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系辞传上》第四章
③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


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 ?况于鬼神乎 ?《文言传•乾》
④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系辞传上》第九章
从上引①行文的天道 ,地道 ,鬼神 ,人道的构词方式来看,正常情境下,鬼神二字显然应该用神道二字来表达 。可是,孔子却没有这么做,他宁肯破坏句式的统一与美感,仍然在神字前面加上了鬼字。其用意实际上了然于目,就是在强调鬼的不可或缺,以警醒那些只敬神不畏鬼的人要重视:人死了所变成的这个鬼,照样会对你的福祸施展作用和影响。



显然,这里的鬼神二字与单独使用一个神字是完全等价的,即鬼 ,神与鬼神是可以通用 。
上引②是论述天地( 万物 )与鬼神等的死生循环及其相互关系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鬼神的情状( 情形状况 ):神由( 阴 )精( 阳 )气相合而成( 万 )物( 与人 ),( 阴 )魂游离了宿体则变成了鬼。
这段话毫无疑义地告知我们,那个因功能上不测而被我们命名的鬼神,在存在形态上,实际就是阴阳二气的聚散结果。或说,所谓的鬼神,可以简单理解成就是阴阳二气的聚散。



此处的鬼神二字,是不能单独用鬼或单独用神来取代的,因为它与文中的始终 ,死生 ,物变与鬼神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上引③文字通俗易懂,其实不深奥难解,是对大人的颂赞,赞美大人与天地 ,日月 ,四时和鬼神的合和。
很显 然,这里的鬼神也是不能用单独的鬼或神来替代 。
上引④是既简单又令人迷惑的一段话。说其简单,是因为它只罗列了五 ,二十五 ,三十和五十五几个数字。


说其令人迷惑,含义是,就这么容易的几个数,难道就能成变化而且能行鬼神 ?其实,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以数为本原的,不过是绝许多人不了解罢了。
同样,这里的鬼神二字,也不能用单独的鬼字或神字来替代。
4 ,孔子的天命鬼神体系
综合本期及以上各期所述涉及到的神鬼问题内容可以看出,孔子的鬼神其实不是普通大众认为的那种青面獠牙的鬼和逍遥自在的神。孔子的鬼神,不过是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 ,作用机制与机理及作用方式与结果的不同表现形式,没有任何普通大众所认为的那种恐惧和神秘的成分在内。



因此,从通常的分类标准来看,孔子可以说是一个彻完全底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啊。( 当然,我们认为孔子其实不是唯物主义者,此是后话 )
因此,对很多心存余悸的历代大儒和绝大多数现代学者而言,完全不必担忧承认孔子信鬼神,会把你们打入所谓的唯心主义阵营而蒙羞。
因此,热心于孔子思想研究的人,不必再无视基本的语法与语义逻辑而费尽心血地 ,挖空心思地 ,搜肠刮肚地 ,甚至口是心非地去证明孔子不信鬼神,反而可以理直气壮地宣布:孔子万分虔诚地相信天命鬼神。
当然,仅仅证明孔子无比虔诚地相信天命鬼神还不够,我们还需要知道,孔子的天 ,命 ,鬼 ,神 ,鬼神和天命与道 ,天道之间是啥关系。
这的确是一个应该厘清的问题。



其实,我们在以上的行文中已经一一回答了这些问题,只是出于篇章结构上的问题而显得比较零散,现将相关结论归纳整理如下:
第壹,孔子的道是一阴一阳,与老子的道完全不同。孔子的道没有起点和终点,始终循环往复( 易,变化 )于天地之间,与天地是一体的,并与天地相互作用,其实不像老子的道那样先天地生。孔子的道是形上形下的结合点,而不像老子的道那样处于纯粹的形上状态。
第贰,孔子的天是宗教兼哲学意义上的上帝( 不是亚伯拉罕诸教含义上的上帝,而是我国古代语境下的至上神,是昊天元气 ),不是老子的自然之天。


孔子的天涵盖了老子的道。这个天具有人格神意义上的意志,可以决定万物与人的生死。万物与人在这种天道意志下的生灭循环是一种宿命,一般称为命或天命。
第叁,孔子的鬼神只是阴阳之气的功用( 阴阳不测 ) ,形态( 鬼神情状 )和相互作用( 气的聚散 ),其实不是佛道两教神仙谱系或佛菩萨谱系意义上的鬼神。
可见,孔子的思想体系,是一个兼采众家( 主要是道家和阴阳家 )之长的 ,以( 阴阳 )变化( 易 )之道为核心特征的世界观 ,人生观和价值观体系。


因此,我们称其为儒学 ,仁学,或称其为易学,似乎都能。
注意,我们务必以此为背景去理解孔子的思想言论。而且,我们想重点强调的是,判定孔子天命鬼神及其它思想观念,应该以《易传》为准,以《论语》及《礼记》为辅。不然,就会更深地曲解和误释孔子的思想言论。
在完全了解并明白了孔子天命鬼神观之后,我们或许会发生更大的 ,更进一步的疑惑,特别 是对鬼的疑惑。
我们知道,祭祀活动务必是依礼而行 。


祭祀天神地祇是皇帝( 天子 )的事,祭祀山川则是诸侯医师们的事,除此之外的天下大众就只能祭祀自己的先祖了。
而我们又知道,人的先祖实际就是死了的人,时间一长就化为乌有了。那么,我们进行祭祀的意义何在呢 ?祭祀只是为了强化咱们的不忘本意识么 ?无神论者大多数是这么认识 。
可是,孔子明明说鬼神害盈而福谦,意思是鬼神对人的祸福还是有影响 。假如说神的作用由于变幻莫测我们还可以姑妄信之的话,难道鬼也会在冥冥之中对人间子孙的祸福有影响么 ?
假如没有影响,这种祭祀不是劳民伤财的蠢事么 ?既然是蠢事,孔子还在那里竭尽全力地提倡敬鬼神和复周礼,他还配是全人类的哲学大师么 ?
假如有影响,它是咋影响的 ?我们怎么去理解和证明这种影响的存在 ?
下一期,我们就瞧瞧孔子的天命鬼神对人的影响,是咋被现代科学所证实 。





上一篇:  央视撒贝宁和美国人拉里给孔子的跨时空正名

下一篇:  佛陀告诉我们,是自己掌握着自己的命运,自己创造了自己的未来。因此,生活中每个人都要严格要求自己,
目录:孔子   孔子的天   与老子   不同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让自己懂得把感恩成为生活的一种习惯

    2019-7-3 7:58:33

  • 人常怀一颗感恩的心,才是名副其实的修行

    2019-7-3 7:58:33

  • 做人懂得给予了爱,才会得到爱

    2019-7-3 7:58:33

  • 铜佛像铜佛像雕塑是寺院香火供奉不可缺少的佛教用品

    2019-7-3 7:58:33